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八十二章 天賦異稟看書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安崇光道:“谢忠军,我劝你最好还是认清现实,如果你配合我们的行动,会酌情对你从轻发落。”
“就算我配合你们,你会对我从轻发落吗?”
安崇光道:“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谢忠军道:“你的保证对我来说一钱不值。”
楚沧海回去之后就将他和秦君卿见面的情景告诉了张弛,张弛听完之后,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秦君卿给他的感觉始终是深不可测,被她认出来是正常的,将她骗过的几率很小。只是自己还没有和秦君卿见面,她就断言楚江河是自己所扮,这头脑也实在太厉害了。
从楚沧海的转述中不难发现,秦君卿用萧九九的性命来威胁自己,以这娘们六亲不认的性格,肯定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
张弛思来想去,有必要和秦君卿见上一面,如果她只是一心修行倒也无妨,就怕她和谢忠军等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可是见她之前,还需要先去拜访一个人。
当天黄昏,张弛去了文明巷秦家,解铃还须系铃人,眼前的局面多半都是秦老一手造成,他才是最明白的那个。
张弛尚未按下门铃,房门就已经开了,让张弛诧异的是,开门的居然是秦老,老爷子未卜先知,居然感知到自己过来了。
张弛恭敬道:“师公,我是江河,我来看您了。”
秦老道:“刚好陪我走走。”
张弛手里还拎着东西,他朝院子里面看了看。
秦老道:“不用看,没人,只有我自己。”这话说得有些凄凉呢。
张弛道:“您老这是打算往哪儿转转?”
秦老道:“老地方,墓园。”
张大仙人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明白了,没瞒过人家,自己以为把楚江河扮演得惟妙惟肖,可到头来就是掩耳盗铃,基本上都骗不过。想起此前他在这门前和秦老秦君卿曾经擦肩而过,估计那时候就被秦老认出来了,人家只是没拆穿自己罢了,想想真是有点沮丧,心情都不好了。
张弛道:“我给您老带了点礼物。”
秦老道:“把酒带上,咱们去吃东北菜。”
这话一说彻底证实了,张弛有点纳闷,秦老是真瞎还是假瞎,自己带酒过来了他居然都知道。姜是老的辣,绕不过老爷子啊,不过这也好,反正蒙混不过去了,咱就不装了。
张弛搀扶着老爷子来到车旁,小心打开车门把他给请了上去,他也多了个心眼,让秦老坐在副驾,没让老爷子坐在后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老爷子哪根筋不对在后面突然袭击自己怎么办?
秦老坐好,张弛帮他把安全带给扣上,秦老摇了摇头道:“我不要这玩意儿。”
张弛道:“现在查得严,您要是不带,罚款还扣分。”
“又不扣你的分。”老爷子还挺倔。
张弛只能由着他,启动汽车之后又问了一句:“哪个墓园?”
秦老道:“少装糊涂,你小子心眼儿太多,让我坐副驾什么意思?担心我偷袭你?”
张大仙人被秦老说中了心思,难免有些尴尬,厚着脸皮呵呵笑了两声:“师公看您说的。”
秦老道:“多点戒心也好。”
张弛暗叹,这老爷子太精明了,眼睛看不见,心里明白着呢,赶紧岔开话题道:“师公,咱们开过去可能天就要黑了,您要不要跟家里人打声招呼?”
“我还有什么家里人?开车吧。”
张弛点了点头,开着车一路将秦老爷子拉到了墓园,不装了,都是明白人,根本糊弄不过去。
到了墓园,天已经全黑了,负责看守墓园的还是那老头儿,正端着个小锅在房间里扒拉着晚饭,见到秦老前来赶紧出来敬礼。
秦老让张弛拿了一瓶酒给他,张弛总共就带了两瓶茅台,既然老爷子说了也就麻溜地给人家。秦老又让张弛把另外一瓶酒带着,告诉张弛去秦春秋的墓前。
张弛心中暗忖,秦春秋不就是他大哥吗?
上次在血灵湖,秦大爷以一己之力拦住谢忠军和白云生,张弛虽然知道他凶多吉少,可并没有亲眼见到最后的结局,原本他以为秦老已经遭到毒手,不过这次回来看到秦老仍然健在,只是双目已盲。心中也就存了一份侥幸,或许秦大爷也能够逢凶化吉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带着秦老来到了秦春秋的墓前,发现坟墓添了新土,秦老将剩下的那瓶茅台酒开了,缓缓洒在坟前,轻声道:“大哥,您在那边过得可好?”
张弛一听,完了,秦大爷应该是凶多吉少了。秦春秋对他有授业之恩,事实上是他的师父,张大仙人向来是个重感情的人,心中黯然。
秦老道:“我早就劝你不要去,可你不听,我知道你嘴上不说,可心里是怨我的。我这一生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却偏偏对不起自己的家人。”
秦老说到这里,长长叹了一口气。
张弛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插话,只能傻呆呆一旁候着。
秦老道:“你既然回来了,为何今日才过来看我?”
张弛愣了一下,意识到老爷子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恭敬答道:“师公,因为要处理一些要紧的事情,所以耽搁了。”
秦老道:“你想对付谢忠军?”
张弛有些不好回答,毕竟此前一直没有正式承认自己的本来身份,虽然明明知道秦老早已洞悉一切。
秦老道:“没什么不好说的,你心中一定充满了疑虑,本来以为我肯定死在了血灵湖,可是后来发现我仍然活着,所以你对我也产生了怀疑对不对?”
“那倒没有。”
秦老道:“是我错了,我本以为他只是为了父母复仇,却想不到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张弛道:“是他隐藏太深。”
秦老淡然笑了起来:“当世之中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张弛心中有些不服气,我不回来可能是这样,但是我回来了肯定不一样,他认为秦老把谢忠军看得太厉害了,无论谢忠军当初多么牛逼,现在还不是一样被安崇光关进了神密局戒备森严的地下囚室,据说也是当今世界上最难破解的囚室之一。根据安崇光所说,这间囚室位于地下五十米,除了囚室本身无比坚固之外,在囚室外还人工制造了三层灵能屏蔽,超能者被关入其中就无法施展灵能。
单从这一点来说,这件囚室类似天坑中的深井。
秦老又让张弛陪他去了楚红舟的墓前,楚文熙的墓碑前放着一束鲜花,从鲜花的情况来看,祭扫应该过去的时间不久。
张弛从鲜花中找到一张卡片,看到上面落款是楚沧海,暗叹,楚沧海对这个姑姑倒是不错。
秦老在墓旁的石阶上坐下来,张弛担心他凉,脱下外套给他垫上。
秦老道:“我那么多徒子徒孙,到头来最孝顺我的那个居然是你。”
张弛道:“听起来好像您挺看不起我似的。”
秦老难得笑了一声:“这群徒子徒孙中,我最欣赏得就是你。”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道:“城市之中很难找到这样的一片净土了。”
张弛道:“环境比这好的公墓多得是。”其实神密局的这片墓园和正规公墓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秦老道:“哪里的黄土不埋人。”
张弛不说话了,怎么说都是他的道理。
秦老道:“为何要假扮成楚江河的模样?”
张弛没回答他的问题,问道:“您老的眼睛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秦老道:“你以为我是装的?”
张弛笑道:“我可没那么想。”
秦老摘下墨镜,一双灰蒙蒙的浑浊双目出现在张弛的眼前,看起来跟死鱼眼差不多,张弛暗吸了口凉气,秦老的眼睛的确瞎了。
秦老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会被谁伤成这个样子?”
张弛心说不用问肯定是谢忠军那个忤逆不孝的东西,可以秦老的修为,老谢应该打不过他才对,真不明白老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难道是因为有白云生帮忙的缘故?张弛道:“您老听说过老虎学艺的故事吗?”
秦老哑然失笑,重新戴上墨镜:“你是说我不该毫无保留地把艺业传给谢忠军。”
张弛笑了笑,没说话,猫都知道留一招上树的功夫不教,以秦老的阅历没理由不留一手。
秦老道:“你知道谢忠军的来历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老爷子是明知故问,张弛总不能老老实实回答,说谢忠军表面是他亲舅舅其实是他亲叔叔,张弛狡猾答道:“长辈的事情我不敢过问。”
秦老道:“滑头啊,难怪谢忠军会看中你。”
张弛道:“我跟他可不一样。”
秦老道:“的确不一样,张弛,知不知道我带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
张大仙人道:“师公的心思我怎么能猜得透。”
“你小子其实什么都知道,谢忠军是楚红舟的儿子,当初楚红舟临死之前将他托付给我,我保住了他的性命,并将他抚养长大,我也考虑到有朝一日可能会养虎为患,所以我没有让他加入神密局,甚至连他的武功也不是我教的。”
“原来他天赋异禀。”
张清风和楚红舟的儿子,当然不是寻常人物,两个超能者的后代基本上都天赋异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