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 愛下-第五百一十七章 紫山不朽看書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小师弟……继续,嚯啊!”
捧着大酒坛子的温韬,摇摇晃晃,来到了谷小雨面前,就要碰个坛。
谷霜抬眼,看着这张肿胀的陌生面孔,挠了挠头,不知该说什么。
下一刹。
人氣都市言情 《劍骨》-第五百一十七章 紫山不朽讀書
巨大的阴影笼罩而来。
捋起袖子的千手,出现在温韬身后,一手拎着酒坛,一手按住温韬脑袋,将身躯僵硬的后者,脑袋缓缓拧了回来。
千手笑颜如花,道:“来,继续,三师弟……陪,我,喝,酒。”
温韬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神情恍惚,分不出是先前被千手揍的,还是酒喝多导致的。
他畏惧地咽了一大口口水,“大师姐……你这酒真的大……啊不对你这拳头我真喝不下了……”
就差跪在地上求饶了。
“小师弟,像师姐这样贤惠温柔的‘奇女子’,大隋天下可不多了啊。”齐锈抱着酒坛,磕着瓜子,津津有味地看戏。
每当千手拳头落在温韬脑袋上,二师兄那浑浊的双眼便迸发出异样的光彩。
原来瞎子也喜欢看戏,而且看得比谁都要代入。
只是他的语调……有些古怪,尤其是说到贤惠温柔这四个字的时候,刻意重读拉长。
宁奕看着师姐殴打温韬师兄的画面,脑海中把师姐跟贤惠温柔联系到一起,冷不丁抖了个寒颤,狠狠灌了一口酒。
他顺着二师兄的话,笑道:“师姐的确贤惠温柔,兰香慧质……但……”
感知力天下无双的千手,向二人喝酒的方向投了一个极其隐晦的观察目光。
宁奕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师姐酒量好啊!千杯不醉,而且酒品好!”宁奕目光炯炯望向齐锈,道:“二师兄,你觉得呢?”
“嗯?”齐锈挑起眉头,没有等来自己想象中的转折,“你说的……有点道理啊……”
宁奕舒了口气。
“那你说,既然师姐这么完美……为啥现在还嫁不出去呢?”
齐锈手指摩挲下巴,挑了挑眉毛,压低声音,本意是只让宁奕一个人听到。
他还露出一个小师弟你懂我意思吧的神情。
宁奕额头嗖嗖嗖冷汗。
话音刚落。
千手的传言,便在两人站立位置响起。
“齐老二。”
齐锈吓了一个大跳,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唰地一声原地蹦了起来。
一只手拎着已经神志不清的温韬,另外一只手拎着超大酒坛子,一路走了数十丈,千手笑眯眯找了块清凉的山下石墩坐了下来,温柔笑道:“温韬酒量不行啊,换你来。”
瞎子面带惊恐,忽然明白了小师弟之前那番话的良苦用心。
“不了不了……师姐……我也不行的……”
齐锈想要抽身,但绝望地发现……自己肩头被一股巨力压制住,抬头一看,竟然有一尊巨大的菩萨怒目俯视。
师姐用涅槃的领域笼罩了自己!
不至于吧?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千手轻轻叩指,封了齐锈的气血,星辉,接着掌心一拍,一坛等人高的巨大酒坛,从山下阵纹中飞出,落在齐锈面前,幽幽道:“来,干了它。不准动用星辉,剑气化酒。”
齐锈双腿一软,看着这巨大酒坛。
不准动用修为化酒……这酒坛子,都够自己泡澡了啊!
“都说酒后吐真言……二师弟啊,你刚刚的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为什么我这么温柔,体贴,还嫁不出去呢?”千手微笑道:“喝吧,不用跟师姐客气。”
齐锈向宁奕投去求助的目光。
宁奕陡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哈哈笑道:“那个,二师兄啊,真羡慕你……有口福了。丫头还在后山等着我,我我我,我先撤了啊?”
后面几个字,也是颤抖的,他哪里敢溜啊,心惊胆战望向师姐。
千手淡淡嗯了一声。
宁奕如释重负,直接以空之卷点碎风雷山和后山禁制前的屏障,一步就掠出数百丈。
他以指尖触摸奇点符箓,踏入后山。
在这一刻——
蜀山的喧嚣,欢笑,所有的声音,芳华。
全都消散。
……
……
后山有一条小溪。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劍骨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七章 紫山不朽分享
第一次,以执剑者身份,踏入后山的时候,宁奕被阻拦在那条小溪外。
一次,十次。
数不清多少次。
这条小溪,像是两个世界的分界线,将日夜昏晓割开,小溪的那一边,是始终静谧而唯美的后山洞天。
不论是人间大雪,亦或是艳阳高照,这里……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宁奕神情恍惚,他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耳旁是树叶婆娑的轻舞,细碎的叶片与风声交撞,迸发出极轻的撕裂声音,很好听,很悦耳。
浸染了酡红日光的溪水,荡漾出数万片灼目的鳞光。
溪水冲刷着连接河床的大石,也冲刷着雪白的膝盖。
卸下发簪,任由长发瀑散的裴灵素,赤足踩在小溪上,及膝的紫色纱裙随风飞扬,裙摆如流火,雪白如羊脂的肩头落了三四片长叶。
宁奕怔怔看着眼前的女孩。
辉光笼罩下,丫头面容一片模糊,但眉目间的笑意,却给人一种直抵灵魂心底的温柔。
她伸出了双手。
他也如此。
这个世界变得寂静,除了叶落的沙沙声音,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树梢头的猴子,围观着这一幕,忽然觉得啃了一半的果子都不甜了。
……
……
“真~不~戳~”
猴子仰首喝着酒,大着舌头连连赞扬。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丫头竟然破天荒给自己来了这么多酒?
他惬意地在酒坛子中,躺成一个大字型,抓着腮帮子上的猴毛,懒洋洋问道:“小宁子,这一架,打得如何?”
宁奕神色凝重起来,回到后山,跟丫头温存之后,他说起了长陵之行所发生的事情。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那场荡平小无量山,击杀圣君的神战。
真正来说,荡平小无量山的,不是宁奕。
而是大圣爷。
在圣坟的战斗,已经超越了宁奕的认知范围。
“这一架……打得太快了。”宁奕坦白,挠了挠头,好奇问道:“大圣爷,您老跟那位圣君是什么关系啊?”
言语之间,似乎是很久之前的老熟人。
“什么狗屁圣君……”猴子嗤笑一声,道:“老子不认识这玩意儿,不知道从哪跳出来的小丑。”
“下次遇到这种人,直接一棍子敲死。”猴子淡淡开口,霸气十足:“天塌了,老子给你撑着。”
宁奕试探性问道:“那人说……不仅仅认识你,还认识紫山的一位前辈。”
在圣君的口中,紫山应该还存在着一位不朽!
而且……圣君称呼那位不朽为疯子。
“不该问的别问。”
猴子皱起眉头,抿了口酒,言简意赅的提点了这么一句。
宁奕知道,自己猜测地果然没错,猴子之所以如此待见丫头,当初愿意帮助自己逆命,是与丫头紫山的背景身份有关的。
那位圣君口中的紫山疯子,多半是真实存在着的。
而且,还与猴子关系不浅。
“前辈……是我想问的。”
裴灵素深思熟虑之后,依旧选择开口。
她知道,大圣未必会回应自己。
“灵素出身紫山,师尊如今是紫山山主。”
“这千万年来,紫山历代单脉相传,研究生死禁术……而且只传女子。”
裴灵素直视着大圣,她跪坐在光明牢笼之前,坦白心迹。
“如今我的师尊,正在闭关,对抗寿元大限,生死危难之际……若是紫山真有那么一位抵达不朽的前辈,愿意相助,想必她便可以度过这一劫。”
猴子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他幽幽道:“说完了吗?”
宁奕深吸一口气,替丫头开口,道:“如果大圣真的认识紫山那位不朽,只要告知奇点方位即可。”
“并非我不愿帮你们,而是我帮不上你们。”
猴子一副木然神色,语气没有波澜地开口,道:“她是否活着,我不知道。就算活着,躲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你觉得……像我这么一个,被困在笼牢内,数万年不曾见过天日的人,脑海里还会记得些什么?”
裴灵素的眼神微微一亮。
那么……紫山确实存在过这么一位不朽!
自己身为紫山下一任山主,竟然毫不知情……这个秘密,师尊知道么?
“更何况,生死有命。”
猴子忽然连酒也不喝了,缓缓将酒坛放下。
“紫山研究的所谓生死禁术……没有用的。”他恹恹开口,道:“自己的命,终究只有自己才能渡。”
“其他人,渡不了。”
宁奕和裴灵素,都怔住了。
“可是前辈,您救了……”
宁奕的话语,刚刚出口,就被猴子不耐烦地打断。
“我能救这小丫头,是因为她命不该尽,是她运气好,是她还没死——”
这是宁奕第一次看到,笼牢内的猴子,露出这么愤怒,这么严肃的神情。
他双手按在巨大光明笼柱之上,嗤嗤生出炽烈的火光和烟雾。
“宁奕!你给我听好了!”
大圣眼神无比冰冷:“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的生死,就不要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不要放在我身上,归根结底……我救不了你们任何一个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