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304章 活捉牧村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我知道这个……”岛田一边认真打量着牧村手指上的香粉,一边轻轻点了点头,“我见我母上用过这玩意。”
“这香粉名叫‘若狭香’。”
在说出“若狭香”这个词汇时,牧村双目中的眼光微微闪烁了下。
“是产自若狭地区的极其少见的香粉。”
“不仅少见,而且因为香味和其他香粉相比极其奇特,并不是一种很讨人喜欢的一种香粉。”
“这‘若狭香’和其他香粉相比,最大的长处可能就只是香味持续的时间很长,香味能够维持数个时辰不散。”
“既少见、又不怎么招人喜欢,所以现在遍观整座京都,也不见得有一人使用过这‘若狭香’。”
“第43、第44、第45名受害者的被害现场的地上都溅有着‘若狭香’。”
“若只有一处被害现场的地上有‘若狭香’,那还可以用巧合来解释。”
“但是连续3个被害现场都有‘若狭香’,那就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
“这‘若狭香’应该便是凶手的身上掉落出来的。”
静静地听完牧村的这番推理后,岛田的眼中立即充溢浓郁的钦佩之色。
火熱連載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04章 活捉牧村
“牧村前辈,你好强啊!竟然这么快就硬生生开辟出了一挑新的线索!”
“没什么大不了的。”牧村一边面无表情地这般说着,一边缓缓站起了身,“一半以上的案件的线索,都可以通过观察案发现场得到。”
“走了,岛田。”
“走?去哪?”
“井口屋,一家香粉店。”
牧村吐出了一个对岛田来说陌生至极的店名。
“我刚才说过了吧?这‘若狭香’极其少见,买的人也少,所以整座京都,只有这一座井口屋有卖这‘若狭香’。”
“牧村前辈……您真的好厉害啊……”
岛田眼中的钦佩之色,已经浓郁到一种骇人的程度了。
“竟然连哪座店有卖什么香粉都知道。”
“您为什么会连哪家店有卖什么香粉都知道啊?”
“……因为我以前可是京都的与力啊。”在沉默了一会后,牧村随口这般说道。
……
……
“……想不到近藤就是之前那位帮忙送风魔大人您回家的那位热心人啊……”在静静地听完风魔解释完他和近藤是怎么认识的之后,绪方这般轻声感慨着。
在风魔和近藤互相唤出彼此的名字时,不论是绪方还是阿町都是满脸的错愕。
而认出绪方和阿町脸上的错愕之色的风魔,用简略的语句向绪方和阿町解释了他为何会与近藤相识。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04章 活捉牧村分享
风魔于今日白天的时候,就有絮絮叨叨地跟绪方、琳等人说过:他现在年纪大了,前段时间外出购物时就不慎闪了腰,得亏有一名好心人帮助了他,他才得以回家。
而近藤就是那名好心人。
风魔就这么和近藤相识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04章 活捉牧村閲讀
“你们二位为什么都叫小太郎大人为‘风魔大人’?”近藤朝绪方和阿町投去疑惑的视线。
“近藤。”风魔抢在绪方和阿町的前头答道,“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外号。风魔只是我的外号之一而已。”
从近藤和风魔的这番对话,以及近藤对风魔的称呼,不难看出——近藤并不知晓风魔的真实身份。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风魔不可能跟一个还只是有一面之缘的人,全盘托出他的真实身份。
“绪方老弟。”风魔此时朝绪方出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风魔朝狙击稻叶的凶手尸体努了努嘴。
“这人是怎么回事?还有——近藤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绪方轻叹了口气。
……
……
凶手用线膛枪在百米之外狙击了稻叶、追上凶手后,凶手自杀、被近藤误以为他与阿町是杀人犯——绪方用尽可能简短的话语概述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在绪方的话音落下后,风魔捋了捋自下巴垂下的长须:
“竟然能弄来南蛮的新式铁炮……这伙人来头不小嘛……”
“他们为什么要偷袭玄学馆的馆主呢?”在看到这具明显是自杀的凶手尸体,以及见到这杆此前从未见过的怪模怪样的铁炮后,近藤已经相信绪方二人是清白的了。
“谁晓得。总之——刚才与玄学馆的馆主见面,并非一无所获。”
绪方轻声道。
“最起码知道了玄学馆馆主的妻女被人绑架,也知道了玄学馆馆主的妻女都被关押在何处。”
虽然稻叶刚才惨遭狙击,但所幸的是——并没有击中要害,若是及时治疗,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更令绪方感到庆幸的是——在被狙击之前,稻叶及时说出了他苦心查出来的妻女被关押的地点。
而绪方也还记得这串地址。
前往稻叶妻女被关押的地方,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风魔大人,您知道这地方位于何处吗?”
绪方将稻叶妻女被关押之所的地址给风魔报了一遍。
在听完绪方所报的这串地址后,风魔的眉头微微皱起。
“嗯……这个地方……”
察觉到风魔脸色不对的阿町出声询问道:
“风魔大人,怎么了吗?”
“这个地方……是‘烧毁区’啊。”
“烧毁区?”绪方疑惑道。
“是于2年前被天明大火烧毁、直到现在仍未完全重建的地区。”风魔轻声答道,“虽然现在已是天明大火的2年之后了,但因为幕府现在的财政也不乐观的缘故,并没能拨给京都府太多的赈灾、重建用的资金。”
“直到现在,京都还有大片的地区还处于被烧毁、没有被重建的状况。”
“我们都称这些地区为‘烧毁区’。”
“因为这些地区都处于待重建的状态,所以这些地区都算是无人区,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在那里游荡。”
“没什么人居住在那吗……”绪方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这种地方倒的确适合用来设置关押人员用的秘密据点呢。”
“……绪方老弟。”风魔朝绪方招了招手,“你有说过——那个叫蝶音的游女有送你一张京都的地图,把那地图拿来吧,我将前往那个地方的路线画给你。”
“真的是不得不服老了啊……”
说到这,风魔苦笑了一下。
“说来惭愧……先是带你们去玄学馆的,又是跟着你们一起追这狙击了玄学馆馆主的家伙,我的双腿现在是正疼得厉害啊……我还以为我的双腿还能再多撑一会呢……”
“风魔大人……谢谢你刚才的援助。”绪方一边将他从蝶音那得到的地图递给风魔,一边跟着风魔一起苦笑道,“您现在先去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和阿町吧。”
因为目前手头上没有炭笔,所以风魔直接咬破他的手指,以血代笔,在地图上涂画了起来。
从风魔的手上接回地图后,绪方大致地打量了一番——稻叶妻女被关押的地方距离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远。
“阿町,我们走吧。”
“嗯!”
在绪方和风魔二人刚才正在交谈时,阿町默默地将那杆线膛枪背在了身上,然后在这杆线膛枪的“原主人”身上搜刮着什么。
绪方瞥了一眼阿町背后的那杆线膛枪,出声问道:
“阿町,你确定要把这铁炮带在身上吗?”
“这可是稀罕玩意啊,不能浪费了。”
说罢,阿町将右手掌中抓着的两个小布包向半空轻轻一抛,然后再精准地将其接住。
“这是我刚刚从那家伙身上搜出来的弹丸和火药,这些弹丸和火药够我挥霍一阵了。”
让擅长射击的阿町拿着这杆线膛枪,倒的确能物尽其用,所以绪方也不再多说什么。
将地图收好进怀里后,绪方大步向前走去。
然而——才刚向前走了2步,从刚才开始就一副若有所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的近藤便突然一个箭步拦在了绪方的身前。
“干什么?”绪方微微皱起眉头。
“天狗大人!”近藤用他的大嗓门这般大喊了一声。
随后,以泰山压顶之势——迅速跪在了地上。
“请让我拜您为师吧!”
火熱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04章 活捉牧村熱推
“……哈?”绪方脑袋一歪。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算是一个高手了。”
近藤将他的脑门死死地贴在了地上。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原来只是一井底之蛙。”
“刚才竟然还敢大言不惭地和你说什么‘我可是很强的’,现在光是回想我刚才所说的这句话,就觉得害臊至极!”
“天狗大人,我为您的剑术倾倒!”
“我终于在京都遇到真正的绝顶高手了!”
“我的目标是做全天下最强的剑客!”
“为了这个目标,我一直渴求着变强!”
说到这,近藤猛地抬起头。
“所以——请收我为徒吧!教我剑术吧!”
“抱歉,我没有收徒的打算。”绪方不假思索地这般应答后,领着阿町将以土下座的姿势跪倒在地的近藤给绕开。
然而,绪方和阿町二人还没走远几步,近藤便连忙起身、重新走到二人的身前,然后再次以土下座的姿势跪倒在地。
“请您收我为徒吧!我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拜您为师的!您是我见过的最强的武士!”
“我也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拒绝你的。”
说罢,绪方再次领着阿町绕开近藤朝前快步走去。
然而近藤又追了上来,然后再次拜倒在地上。
“请您收我为徒吧!”
近藤彻底进入了“复读机”模式,开始一个劲地说着“请收我为徒”。
绪方用无奈的目光瞥了跪伏在地上的近藤一眼,轻叹了口气。
下一瞬,绪方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脸立即沉了下来。
后退半步、压低身体重心、左手将大释天上提、右手搭在大释天的刀柄上、双目死死地盯着身前,也就是近藤的身后——动作一气呵成。
以为是有什么敌人靠近的近藤也立即面露严肃、从地上起身、然后转身。
在转身的同时,也像绪方那样将右手搭在了刀柄上,做好迎敌准备。
然而——在转过身后,近藤惊愕地发现自个的身后根本没有任何人。
没有敌人靠近啊——这个疑问刚在近藤的心间浮现,一串异响在近藤的身后响起。
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的近藤慌忙回过头去——刚才还站在他身后的绪方和阿町已经窜上了旁边民房的房顶,彻底不见二人的身影。
“可恶……被骗了……!”
暗骂了一声后,近藤抖擞精神,朝巷外冲去,准备去追绪方和阿町。
而一直站在原地目送着绪方和近藤等人离开的风魔嘴角微微翘起,眼底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而这抹淡淡的笑意中却又掺杂了几分伤感。
“……源一啊……你说得对。不论何时,年轻人的身影,都耀眼得只想让我这种老人家只想别开视线啊……”
“嘶……膝盖好痛……附近有没有能够歇脚的茶屋啊……”
……
……
京都,奉行所。
奉行所——京都官府权力的中心。
此时此刻,奉行所内某座隐蔽的房间内,一阵阵呜咽声从中透出。
房间内,一根粗长的麻绳自天花板垂下。
这根自然垂下的粗长麻绳绑着一名年纪大概只有20岁出头的男人。
一根白布从他的耳后绑到他的嘴巴,防止他发出除了呜咽之外的任何声响。
而在这名男子的身前,站着一名年纪大概已在40岁以上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的年纪虽已不算小,但身子却还十分地健壮,透过和服能隐约感受到那块块隆起的肌肉。
此时此刻,这名中年人的手中握着柄正向不断向外冒着寒光的打刀。
对着一旁的空气空挥了几下后,这名中年人偏转过头,看向那名被吊着、不断流出恐惧的泪水的年轻人。
“秽多,感到高兴吧,你的贱体能被备前长船斩——这可是你的荣幸啊。”
中年人的语气相当地平淡,就像是在说着一件理所当然、非常普通的事情。
说罢,中年人不带任何犹豫地对身前的这名年轻人使出了“袈裟斩”……
“哦……”中年人一挥刀,将刀身上所沾着的血甩尽,“不愧是备前长船啊……轻轻松松就把人斩成两半了……啊,不好不好,脚差点被这秽多的肠子给污染到了,来人啊!把房间清理干净!”
中年人的话音刚落,房外立即响起嘹亮的附和声。
将新买的宝刀收回刀鞘后,中年人提着刀大步走出他的试刀房。
优美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04章 活捉牧村展示
刚走出他的试刀房,一名官吏快步迎了上来,单膝跪在了中年人的身前。
“阿部大人,下官有事相告。”
被唤作“阿部大人”的这名中年人,正是统管京都的大番头——阿部利里。
“何事?”
阿部的话音刚落,这名官吏立即起身,将嘴唇贴到了阿部的耳边,在阿部的耳畔耳语了几句。
待耳语声落下,阿部的瞳孔微微一缩。
“‘剑龙’他回来了?此事当真?”
“当真。”官吏用力地点了点头,“他似乎受到了神山的委任,前去调查从昨晚持续至今的‘45人被杀案’了。”
“……去。”阿部沉思了片刻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分出部分人手,给我把牧村捉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