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四百六十八章 皇帝要的承諾閲讀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这位长姐,对自己如此的排斥,在诸皇子之中又有如此的威望。若是真的想要给自己捣乱,自己今后恐怕便要难以安生了。从这位金城公主上来便先示软,随即又给自己扣上一顶大帽子至于这位金城公主,为何对自己如此排斥,黄琼倒是听永王提起过。
熱門言情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六十八章 皇帝要的承諾
看来自己这位长姐,也是一个记仇的人。想到这里,黄琼微微一笑。只是他这番淡笑,滕王虽说没有什么感觉。可带给金城公主的感觉,却是没有来由的一阵心惊肉跳。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九弟年纪轻轻,城府却是如此的深,自己根本看不透他的心思。
金城公主知道,那番话表面上说的滴水不漏,但实则上却不是一般的扎心。金城公主更知道,自己那半是发泄,半是迁怒的话中真实意思,黄琼肯定是听出来了。若是没有这点能力,这个九弟也不会出宫仅仅一年,便越过诸多的兄弟,让自己那位精明的父皇如此重视。
可自己那番,就算是别人听着都很刺耳的话,这个九弟听罢之后,却是神色如常。别说发火,就连神色都没有变。也算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眼界远比寻常养公主开阔得多的金城公主。知道,越是这样的人,心思越是难以让人琢磨,行事更是不能为人把控。
就在金城公主琢磨,黄琼脸上突然展露出来的一丝淡笑,究竟是什么意思时。身后却传来皇帝的声音:“够了,你们这些逆子,就连过个年都不让朕消停一些。朕究竟做了什么孽,生出你们这群逆子来。现在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朕滚回去反省。”
见到皇帝发怒,诸皇子不敢在做停留。在行过大礼之后,一个个都溜走了。而原本因为乳娘被赶走,正在嚎啕大哭的那几个年纪小一些的皇子。反倒是被皇帝语气之中,压制不住的怒火给吓的终止住了哭声。一个个的站在那里,颇有些不知所措。
高无庸请示黄琼,是不是将他们都先送回寝宫的时候。看着这些站在那里,一个个吓的战战兢兢,活像是一群遭了瘟鹌鹑一样的弟弟。黄琼很是有些无语的轻轻叹息了一声:“送他们回去吧。过了年,所有五岁以上身边还有乳母照顾的皇子,乳母一律全部打发出宫。”
“都是男孩子,将来虽说不用治国理政,不用出兵放马。可毕竟都是皇子,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天家的颜面。都这么大了,就连赴一个家宴都要带着乳母成何体统?再好的孩子,一直养在妇人手中,时日长了也要废了。”
“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都娇气成了什么样子了,现在那里还有一个男孩子的样子?一言不合,便不顾场所的嚎啕大哭,甚至是撒泼打滚。都六岁的孩子了,还经受不起一点惊吓。在这么下去,岂不是又成了一群废物?”
“告诉他们的贴身太监,今后这些皇子去御书房读书,一律不许跟进去伺候,就在外面等着。过了年,我会与师傅们说,那个皇子的贴身太监,若是不听吩咐还留在御书房陪着,但凡重重处罚。就算是打死了,也有我这个英王给他们撑着。”
听罢黄琼的吩咐,高无庸不禁有些咂舌,心中感叹这位主胆子真的很大。他知不知道,他这么一做可是几乎将后宫里面,那些还指望着自己儿子母以子贵,拿着这些皇子一个个像是眼珠子一般。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中怕掉了的嫔妃得罪了一个遍?
难道他就真的不怕,在这个时候那些妃嫔,给他穿小鞋、背后下刀子?这些皇子,那个不是后宫那些主子的心头肉?现在的这种情况,十成十都是他们的母妃给惯出来的。虽说他们的母妃未必都抱有母以子贵的想法,可拿自己的儿子当成眼珠子,却是个顶个的。
别说这么大,还赖在乳娘的怀中。就是走几步,身边都要跟着一大群的宫女、太监,就怕这些小主子们,一不留神摔坏了那里。这些孩子因为自幼养成习惯,对于乳娘的依赖更甚于太监和宫女。甚至有的小皇子,对自己乳娘的依恋还要超过自己的母妃。
你这个做哥哥的,连一个招呼都不给打。说撤就给撤了,那些主子嘴上未必会说什么,可心里还不得把你要吃了?当年德妃换了几任长史的事情,大家可还都记忆犹心呢。后宫的其他主子虽说没有德妃那么嚣张,可要是使起小手段来,未必会差德妃太多。
开什么玩笑?入宫了,可未必就代表受到皇帝宠幸,有机会可以诞下皇子。这些年进宫的,有等级的妃嫔多了。可真受过皇帝宠幸,乃至诞下皇子的又有几个?能上位的,诞下龙子凤孙的,真没有一点手腕能行吗?后宫中的斗争,一样是相当激烈的。
宫中这些主子,玩手腕、整起人来一样是不差的。也幸好,现在皇上宿在听雪轩的时候多,一个月里面倒是有二十天宿在那里,别的嫔妃寝宫几乎很少去。即便偶尔去了,也是极少留宿的。否则,就那个枕头风,都够你这个现在身份还未明的储君一呛的。
就在高无庸心思百转的时候,却听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下御座,来到英王与自己身边的皇帝淡淡道:“就按阿九吩咐的去做。前次皇后大行,二王忤逆作乱时在温德殿,朕就觉得这些孩子,太过于娇生惯养了,的确该好好的教育、教育了。”
待高无庸点头,去安排人将等候在殿外的乳母叫进来,将各自的主子带回寝宫后。皇帝转过头,对着一脸平静,让人看不出喜乐的黄琼淡淡道:“难道你真的就不担心,按照你这个方式,会给自己的子孙,教出来一些对手来?”
皇帝的这番反问,黄琼也是淡淡的一笑:“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连自己的兄弟都害怕,只能说我对自己都没有信心。若是担心对自己的子孙不利,便养成一群只知道躺在祖宗留下的江山,靠着吸取民脂民膏,横征暴敛聚敛财富的废物来,那才是对天家最大的危害。”
“诸皇子未必要成材,可是一定要成人,懂得民间的疾苦。这样,无论是就藩也好,留在京城也罢,才不会出现不择手段聚敛。古今多少王朝,都毁于那些生在深宫,长于妇人与宦官之手,不知民间疾苦,更发出何不肉食感叹的皇子手中?”
看着态度很坚决的黄琼,皇帝却是摇了摇头:“希望如你所想吧。走,与朕去温德殿,明儿接见外邦使臣的一些事情,朕还要与你商议一下。明儿,你与朕一同参加大朝会。对了,高无庸,一会儿你去把金城公主喊到温德殿,朕也有些话要对她说。”
只是就在皇帝走出广寿殿外,正准备上御辇的时候。黄琼却是突然开口道:“父皇,广寿殿离着温德殿,不过一炷香的距离。眼下时辰还早,儿臣陪着您散步回去,一是松乏一下筋骨,二也正好消化消化食。正所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嘛,儿臣可还指望您长命百岁呢。”
听到黄琼的邀请,皇帝微微沉吟了一下,便欣然点头答应。挥退了身后一直等着自己的御辇后,皇帝抬腿便在两个掌灯太监的引导之下,率先迈步向着温德殿方向走去,而黄琼则紧跟其上。高无庸见状,也连忙带着几个贴身太监,小心翼翼的落后几步后跟了上去。
皇帝走了几步,却突然微微回头,对着小心翼翼错后自己半步的黄琼道:“今晚的事情,你是怎么看的?朕也知道,滕王的话让你难受了。而且滕王的想法,未必只是就代表他自己。恐怕诸皇子之中,抱着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对于皇帝的这番话,黄琼不由得捏了捏鼻子苦笑:“我说老爷子,你有必要这么没完没了的试探吗?你的那些儿子之中,除了那些年纪太小的之外,恐怕也许只有永王,从来没有私底下说过,我是什么淮阳欲孽或是贱种一类的话。当初,又有那个真的看得起我过?”
“纪王自己今儿还是第一次见面,性格是不是犹如看起来那样谨小慎微,自己之前没有接触过不知道,可私下也未必没有说过。至于那个书呆子一样的沈王,也同样未必私下里没有说过。只不过,那个沈王见风使舵的本事一流,表面上的文章更是做得极好罢了。”
“在天家这种环境之下,长大的皇子又有那个真的表里如一?那个不是两面的性格,做的一手好表面文章?真正的直性子,恐怕早就与赵王一样,就因为一句话便死的莫名其妙。你这么一再试探我,不就是担心因为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我将来对你那些儿子大开杀戒吗?要的不就是一个承诺吗?”
不过,心中腹议归腹议,但皇帝的问话,黄琼却又不能不回答。看着皇帝一脸期待的目光,黄琼面色很是平静的道:“父皇实在有些多虑了。谁人面前不说人,谁人又背后不被人说?父皇能不理会宗室的非议,大胆一而再的启用儿臣,儿臣又岂会自甘落后?”
“儿臣是父皇的儿子,无论长在谁的手中,但骨血里面东西是改变不了的。况且,母亲又何尝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俗话说,父母的格局决定了孩子的格局。您与母亲都是那种大格局的人,教出来的儿子又岂会差了?父皇能包容的事情,儿臣自感也不会差的太多。”
黄琼的回答,皇帝却是并没有立即说什么。而是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皎洁月色沉吟了良久,才面色有些凝重的道:“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不要忘记我们父子今儿的这番对话。不要在这方面,过于苛刻你的兄弟们。只要他们不去造反,无论如何也给他们留下一条生路。”
“善待你的手足同胞,不要因为他们现在的轻慢,而带来他日的杀身之祸。朕当年虽说不受世宗皇帝待见,朕的那些兄弟同样拿作践朕不当回事,可他们的子孙朕一样护得很周全。都说为相者要大肚能容天下之事,但身为人君更要有海纳百川、包容天下的肚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